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哲理 > 文章内容页

成熟的人只看你自己怎么做人

来源: 日期:2018-09-09 10:15:44 分类:人生哲理 阅读:10万+

我们每个人的原生家庭都是自己所不能够决定的,很多人会因为自己的家庭而限制了自己思维上的想法,但是成熟的人只看你自己怎么做人,接下来就请大家随小编一起来看这篇文章说的是什么吧。

成熟的人只看你自己怎么做人

有很多人认为,我身边的朋友都是名门富豪,以前我会特别刻意纠正,突显我也有“正常”的朋友,好显得平易近人一点。事实上我交朋友也是真的不挑家世背景,只在乎他是不是个有趣的人,不作奸犯科就行。

但后来我就放弃证明了,可能随着年纪增长,我不再介意别人怎么想,加上身边的确很多朋友富得流油,没必要否认。

富二代也分很多种。

小江就是属于看不出来的那型,穿着很普通,往往一身大格子衬衫搭小格子裤子,还是不时尚的那种配法,开一辆开了十年了的小HONDA(本田),最多的地方就是吃,周末去山里骑越野自行车。

他家的公司比我们上市早十年,身家绝对比我多几百倍,朋友常常笑他身为堂堂环球企业二代目,四轮座驾居然这么破,感觉随时会在高速上垮掉,到时候就可以改在公路上驰骋二轮脚踏车。

“我也不想啊!”他着脸,“可是我爸开TOYOTA(丰田),车龄二十年,他说我的车不能比他的贵。”

我另一个朋友卢少稍稍好一点,他爸爸虽然也不准他高调开超跑,但允许他买欧洲车,偏偏他什么都不想要,唯一的梦想就是拥有一辆跑一百公里不超过四秒的路上喷射机。

钱他多的是,可偏偏不能花,这残忍现实让他悲痛万分,好在卢少除了有钱还有头脑,想出一个办法绝处逢生。

他买了一台迈凯伦,借停在朋友家,每天骑小电驴上下班,晚上再去貍猫换太子,他爸爸还到处夸卢少节俭懂事

他为了怕人认出来,特别戴上全罩式的安全帽,搞得像职业赛车手,连车牌都遮住,简直万无一失。

可卢少的身分还是曝露了。

朋友家的警卫见有个蒙面人老是鬼鬼祟祟进出大楼,以为他是偷车贼,警察依车牌信息在路上把他拦下来。卢少也是倒霉,那天新闻大概很淡,虽然没犯法,可他不得不出示文件证明自己是车主,于是“身开超跑在赛道”的画面被当作当日笑点,上了社会新闻。

卢少算是奋战到极限,据说到最后坚持不脱安全帽,在电视屏幕上特别像公路逃亡失败束手就擒的银行抢劫犯,只可惜他爸看他的手指头都认得出来,卢伯伯在警察局暴跳如雷,骂儿子是“作风低俗的暴发户”,第二天车就被卖掉了。

当然我不觉得开超跑就等于没品味,不过富二代和暴发户确实不相等;两者唯一的共同点只是有钱,然而怎么花钱其实和家教有关。

我爸不使用高压政策,他自诩是个民主开明的父亲,可又衷心希望子女按他的意思走,于是我们的家规是经济制裁型。我很早就考到驾照,但直到上大学需要上下班,才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。高中的时候,我爸说:“只要你申请到好学校,飞机也买给你。”等到我提前收到UBC(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)的录取通知,他才发现“支票”开得有点大,改口说采取补贴的方式。

不像卢少的爸爸,我爸没说不准买那种大老远就能听见轰隆隆引擎声的车,但是开出了一个中级车的额度,多不退少不补,买什么由你决定。

“买超跑可以啊!我无所谓的,很民主。”他相当得意,“不过钱就这么多,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,你要骑脚踏车上下学也行,剩下的钱还可以存起来买基金,鸡生蛋蛋又生鸡,完美。”

说得倒容易,一个刚毕业的高中小女生,平常零用钱都要按照每个月的上课天数来算,存款都是平时打工的薪和过年压岁钱积,哪儿有多的去贴钱买想要的车。

于是我们乖乖地按照爸爸的意思买了他觉得适合的,好在姐弟仨也不是很在乎开什么,当然我也有朋友非要开超跑不可,于是上演了心脏病发上不了学的戏码,最后他妈妈像连续剧一样对着丈夫哭喊:“不过就是一辆车,儿子死了要你赔。”他爸在叹气说:“慈母多败儿!”之后妥协

所以你看,还是家风问题。这种话我妈也会说,但大概有点不同,她一定会讲:“不过就是一辆车,气坏爸爸,你养我。”

笑,那我宁愿爬去学校。

小时候在国外,对贫富差距不是那么有感,虽然房子有大小的差异,学区也不太一样,可大致上生活环境差不多。就算人开跑车穿名牌,朋友们也顶多觉得他爸妈真大方,不会认为彼此是不同世界的人。

我第一次强烈发现“家庭背景”对一个人的影响之大,是大学时暑假回台湾实习的时候。

我爸基于某种对人性的不信任,一直很怕孩子游手好闲或骄傲自满。加拿大的暑假有三个月,我们每年夏天除了要提前修学分,还会被他安排到不同行业去做暑期工,大多是他朋友的公司。十九岁的时候我去了一家电视台的新闻部做实习记者,一起的还有很多本科的同龄学生

第一天要自我介绍,大家都是新闻系或是传播科,只有我是念语文的,所有人自然很好奇,为什么这个和新闻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会出现在这里?午休时间我就被记者大哥大姐们拉到旁边去问,那时候我也笨,没有社会经验,不知道令人尴尬的问题可以不回答,他们问我是哪个学校的,我回答不列颠哥伦比亚。

“哦,归派!”他们恍然大悟,“你认识我们老板×××吧!所以是走后门进来的?”

我很紧张,怕被认为说谎,于是连忙摇头表示不认识那位先生。

“那你认识的是谁?”他们疑惑地追问我。

“我……我喊×××爷爷。”

“哎哟!”一位姐姐夸张大叫,“那是我们老板的爸爸,她的意思是老板不够看,她不认识,她熟的是更高层的人。”

拼命否认不是那个意思,但已经来不及了,大家一片哗然,从此正式判定我为皇亲国戚。

现在想想,这件事的看法可以很两极,认识我的人当然知道我是无辜的,可换作不认识我的人,就会觉得好一朵婊到无边无际的白莲花。

他们大概都和我不熟,因为从那天开始,我发现所有辛苦工作都落在我头上。

新闻台里有四个部门政治、经济、社会和民生,政治、经济需要很强的背景知识,跑的是立法院、议会和各种府,民生新闻多半是时尚文艺活动,被公认是凉爽风雅的贵妇团。社会组最苦,什么突发意外都是第一线,主要走警察局、消防局和医院。实习生每两周换组,只有我整整两个月都待在社会组,每天在烈日下工作十二小时以上,看过各种车祸砍人意外身亡的遗体,累得站在殡仪馆的太平间里,头靠着墙打瞌睡,脚底下流过的就是尸水。

大家都认为是应该的,谁叫我“平常太享福了,仙女难得下凡,有义务要让我知道人间疾苦”。

因为是富二代,所以长官和同事对我要求特别高,接近四十摄氏度的夏天,别的实习生可以穿背后网纱透视的衣服,我一定要穿深色长裤,还不能太紧身;因为是富二代,所以我一定不差钱,别的实习生月底都有些费用可以领,只有我没有。

坦白说穿什么我倒无所谓,反正一身露背装上班也不是我的风格。可不给薪水,我很生气

赚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好吗!

我这辈子做的每一件工作,都是自己找的,和家里没有一点关系,也没让父母去打招呼。可还是有无数次被杀价、被拖费用,甚至不付款,因为觉得“反正你不差钱”。我必须做得特别好特别多,特别有礼貌谦虚才能扭转大众对于富二代先入为主的负面印象;而我若有时合理地坚持,就会立刻被认为是公主病或大小姐。

有次上洗手间,刚要出来时听见门口休息区有一群记者和摄影师哥们在聊天,一位说:“哎呀,她就是来玩的,小公主闲得无聊寻人开心,和我们这种赚钱养家的人不一样。”

另一位很鄙夷地开口:“何必呢,刻苦耐劳做给谁看?反正以后也是要嫁进豪门的。”

“是招赘进豪门吧!”大家哄然大笑,把烟头熄了,贯走回座位。

怎么说呢,从头到尾都没人提名字,可我就知道他们讲的人是谁。

忍了两个月,我终于在洗手间的门边蹲下来哭了。当时我不明白的是,身为富二代,如果说被另眼相看,那天只是小意思。

我也和爸爸抱怨过,说大家都对我有特别待遇,但他基于“有事请自己解决,无法和别人相处,那是你的问题”的教育原则,认为我有机会去实习就该心存感激,其余的他不想听。

年轻的时候看不开,很想大吼说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漂亮爱买,出入名店,也逛平价品牌,会上高级餐厅,也能吃路边摊。毕业后就自力更生了,不是个啃老族,现在虽然住的公寓稍微好一点,可我也租过很小的套房,没日没夜地接工作,在那里窝了一年多。

我的物质生活或许在中上等级,可我一样会失恋,也吃过亏伤过心。

那阵子我曾和朋友大龙讨论过这件事,他家是做房地产的,旗下还有连锁酒店,在当地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号称南霸天。

“你浪费时间和那些人证明什么?”大龙一边往嘴里塞火锅肉片,一边嗤之以鼻,“世界上很多人的眼界狭隘的,就只知道那么多,你努力工作应该是要因为自己喜欢,而不是做给别人看。”

我听了肃然起敬。

“你看我吧!每天要比我爸早上班,他没离开公司我也不能走,做得再好都是老板的儿子,不计分。”他冷笑,“这就算了,万一做得不好,那话可难听了,什么虎父犬子,富不过三代,田出歹笋,败家子愧对祖先。”

大龙不说我都不知道他那么可怜,顿时忘掉自己的烦恼,拼命往他碗里夹菜。

“所以我说你啊,想开点,爱干吗干吗,对得起自己就好了,什么富二代贵公子大小姐小公主,都是人家封的,我们别活在其他人嘴里。”

我怒点头。

“他们怎么会懂我们这种看起来风光,实际上做牛做人生,对不对?”说到激动处,大龙把舀汤的调羹拍在桌上,我猛拍手,筷子直往锅里飞。

大家吃饱饭走出餐厅,我准备叫出租车,大龙说要载我,让门口的泊车人员把他的车开过来。没多久我听见轰隆隆的引擎怒吼,一辆兰博基尼停在我面前,他示意我上车。

“这你的车?”

“对啊!新买的,还可以吧!”大龙很得意。

“你刚刚不是说什么早出晚归,做牛做马吗?”我气愤,觉得刚刚在餐厅里听他演说,被激发出满腔热血的自己简直像个×。

“是zuo牛zuo马啊!”他甩着手上的钥匙:”你看这辆车的logo是什么,加上我原本那辆法拉利,这不是坐牛坐马吗?”

嗯,富二代也分很多种,是我疏忽了。

大部分的人的确觉得富二代的男生一定是酒池肉林胡天胡地,女生就每天买奢侈品喝下午,可也有小江那种兢兢业业,省吃俭用的富家子弟。

面对那些标签,我不再抱怨不公平。原生家庭是没办法选择的,因为背景而去判定一个人太狭隘,我不否认有钱是优势,可过了一个年纪,成熟的人只看你自己怎么做人,不会在乎你背后的是谁,不是吗?

    X

    打赏支付方式: